必赢官网 1

旺财体育讯:尽管官方尚未出炉正式的红油封条,但延边富德俱乐部的各级球员与工作人员共计150余人,目前已濒“无业游民”的自由觅职状态。从1955到2019,活跃在长白山脚下达64年之久、在中国足坛素有“北延边、南梅县”之誉的朝鲜族悍伍,一朝宣告覆灭……亡于持续三年不断的政企内斗,曾在2016赛季全年主场不败的延边足球兴衰史,不幸成为了中国足球体制特征与商业逻辑的又一史册案例。欷吁之余,陕西长安竞技掌中的大秦之水终于等来了开花结果:今天几乎确定的递补准入中甲,让在反复无常的舆风变幻中煎熬了整整一个冬天的陕西球迷,品味到了苦尽甘来。三年三级连跳,这是属于陕军的故事,或许也提供了一条关于中国底层职业足球成长的新思路。延边富德的危局远非一日之祸,其欠税与解散的传闻早在2018赛季结束后就在延边足坛流传。甚至今年元旦后的1月7日下午,俱乐部的小股东、持股30%的延边州体育运动管理中心还专门召开了一次“诡异”的通气会。那次会议由延边州体育局局长金松天主持,会议内容是向外界通报富德俱乐部目前已欠超过2亿人民币的税款,且2019赛季的俱乐部运营资金暂无着落,因而:这支旨在重返中超的延足随时有可能宣布解散。延边州体育局局长
金松天之所以称这次通气会很“诡异”,一是在于金局长为首的延边体管中心竟然没有邀请俱乐部大股东富德集团的人士前来参会、甚至压根未予通报;二则是在当时延足负面传闻不断的情况下,体管中心不但没有进行公关灭火、反而直接出面将矛盾与危局抛给公众!这也在当时引发了部分延边球迷对延边体育局的巨大不满,其媒体平台一度被球迷的谴责声攻占。回顾那次“往自己脸上抹黑”的通气会,今天看来已是非常明显的一次延边州体管中心与富德集团撕破脸的“矛盾展览会”。当天上午与次日下午,延边体育局召开了两次内容一模一样的会议,邀请对象囊括了延边州各县市文体局及体校负责人,以及当地近十家球迷组织的负责人,其意图昭然若揭:向外界宣示,延边俱乐部的话语权归属于延边州政府系统,而濒临解散的经济危机则是由投资方富德集团所酿就。这直接引发了大股东富德保险的愤怒。根据富德高层的信息,2015年12月31日双方联姻约定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占股70%的富德出资7000万,且这笔款项当即到账,但是延边体管中心承诺的3000万直到今天也没有履行。延边富德俱乐部总经理
于长龙延边州体育部门从一开始的注资放鸽子,为富德从2016赛季共投资1.7亿元后便再无任何注资、并导致税务缺口爆炸,埋下了伏笔。事实上,近两个赛季除了当地两级政府注入的逾1000万扶持款,身为俱乐部小股东的延边州体管中心没有投入任何资金——然而,延边体管中心却一直在加派政府内人员进驻俱乐部,参与合同内规定的、本该独属大股东富德集团的管理决策等经营事宜,包括擅自打电话给朴泰夏教练组干扰排兵布阵,甚至在富德不知情的情况下,借韩国一个空壳经纪公司寻找新主帅……而在富德签订了韩国名帅黄善洪后,延边州体育局又召开了那个诡异的通气会、向媒体和球迷自曝家丑……这一切,一直在惹怒着富德集团。延足这样的政商合体、且政府强势的俱乐部管理体系,莫说欧美日韩,即便是在职业化程度不深的中国足坛,也是极为罕见。但即便被层层桎梏裹挟,富德集团谨慎经营下的延边还是带给了中国足球不少的亮色,尤其2016赛季与恒大、苏宁、申花成为中超四支主场不败的球队之一,更是将朝鲜族足球的魅力投射向了全国观众。而在今年一月份中旬,处于舆论漩涡中的延边俱乐部更是强硬地递交了完整的中甲准入材料,包括极为关键的工资确认表。这在当时给了延边社会极大的振奋,富德集团也毫无惧色地向外界宣示:尽管资金有虞,但集团绝无像多数俱乐部那般拖欠球员的工资与奖金——且,表达了希望继续活下去、征战2019中甲的集团愿景。延边富德递交的工资确认表彼时,黄善洪教练组也带领全队逾40人兵发海口、进行紧张的冬训。同时富德也发布了2019赛季的新款球衣,一切似乎有条不紊。富德集团为俱乐部请来的韩国名帅
黄善洪但是欠税+滞纳金超过2.4亿人民币的现实,始终高悬在延边俱乐部的头顶,这也是早已成为矛盾方的延边体管中心与富德集团,无论内部分歧多么巨大、也无法回避的头等困恼。在这期间,富德集团为了俱乐部的生存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包括寻找到了一家实力雄厚的奶制品企业,条件是延边州政府给予其一定的项目落地承诺。但最终方案未能通过。根据富德集团的心声,是延边体管中心与背后的延边文体部门“暗中作梗”,至少,没有对其进行接纳和帮助。之后,“兄弟企业”深圳富德金融,又站出来表示愿意投资远在东北的延边市场,条件是延边州政府按照税务局返还税点,计提给延边富德俱乐部,作为补偿的欠税。这一方案本已预示着延足即将走出困境、征战2019中甲。然而!就在赛季开始前,俱乐部这对大小股东之间又爆发了冲突:由于俱乐部此前严重的欠税问题,俱乐部法人龚志洁被相关部门发布了个人风险预警,这直接导致同样由他担任法人代表的富德保险集团无法开具税务发票,严重影响了集团本身正常的业务经营。同为富德俱乐部与富德集团的龚志洁因而富德集团提出要求更换俱乐部法人,但却遭到了延边政府部门的直接拒绝。因为延边政府高层担忧在目前这个时局不稳、经济压力巨大的情况下,如果变更俱乐部法人,富德可能就会撤资,继而将拖欠税款抛给延边州体管中心。尽管富德方面一再强调哪怕变换法人也不会影响深圳富德对延边的投资、以及后续补税的方案推进,但延边体管中心及背后的更高管理部门始终拒绝。于是,今日的局面呈现在了我们眼前:富德集团不可能为了延边一域的足球,让自己的主业受到损伤。这是资本家的收益逻辑,很容易理解。自打延边爆出欠税丑闻之后,上赛季遗憾输掉附加赛的中乙第三名陕西长安竞技,终于看到了一丝真真正正进军中甲的曙光。细数起来,这已经是今冬陕西队第五次有望递补2019中甲了:①传闻中国足协组织U25集训队打中超,陕西长安竞技有望递补中甲;②传闻四川安纳普尔那资金链断裂,可能解散,陕西长安竞技有望递补中甲;③传闻四川安纳普尔那收购方可能退出,仍将解散,陕西长安竞技有望递补中甲;④传闻浙江毅腾训练基地不达标,可能降入中乙,陕西长安竞技有望递补中甲;⑤传闻延边富德巨额欠税难补,可能解散,陕西长安竞技有望递补中甲……这一次,由于延边富德无力回天的经济危机,陕西俱乐部已经得到了陕西省足协人士“做好递补准备”的口头通知。可以说,“三年实现三级连跳”的愿望正在一分一秒中接近现实。早在富德接手前的2015年初,延边队正是递补当时的陕西五洲队而获得的中甲资格。如今时隔四年,陷入内部缠斗、经济困境的延边队又无奈将中甲席位“还”了回来,也难怪陕西球迷此刻的扬眉吐气。由于中甲允许使用外援,此前一直以中乙配置备战新赛季的陕西长安竞技眼下面临着严峻的引援考验,距离转会截止仅有数日,纵使中国足协依据之前沈阳中泽解散、贵州智诚递补时的引援放宽政策,给予陕西俱乐部一周的延长期,目前的国际转会市场也已经关闭,陕西队的寻人与求人整个范围也极其狭窄。所以,搜罗目前国内中超、中甲俱乐部抛弃的外援,或许是陕西队今冬紧急引援的上策。同时对中国足球环境的熟悉也让这样的外援在磨合与适应层面,也会给陕西队提供阵容组建的便捷。不少中立球迷戏称、也有部分陕西球迷自嘲“被冲甲”,实则并不能真实地反应出陕西大秦之水这支铁军的含金量。上赛季雄踞中乙北区第一、与中甲梅县铁汉生态肉搏到最后一刻,陕西队的硬实力无愧中甲的环境。而陕西球迷骇人震撼的上座率与助威气氛,想必更是会成为新赛季中甲赛场一幅雄浑的风景线。这一刻,除了为延边遗憾、祈福,或许我们更应该祝福始终斗志昂扬、胸怀梦想的陕西队!从程鹏辉到富德集团,延边足球始终无法走出州委州政府强行领导、不放权的“硬核机制”,这令标榜职业化的延边俱乐部无法踏入真正的职业化。今日延边足球的没落,是其背后政府机构与商业组织在体育领域始终难以摆脱权斗纠葛而酿成的悲剧。对话语权、经营权、招商权的争夺,使真正想投入身心在足球本身的球员、教练组、工作人员与球迷,成为了宫斗的牺牲品。这其中更深层次的逻辑,是东北地区整体官僚主义笼罩不散所带来的企业权责不清、主体不明、效率低下。放在足球这一需要多方发力、却又要求各方绝对纯粹的事物身上,恶果也就显得如此理所应当了。祝福陕西长安竞技,你们配得上杀入中甲的狂喜。也为延边足球祈祷,这片热土需要一座顶级的平台,以承载热烈磅礴的民间足球热忱。相信,不会让我们等太远。作者@欧洲金靴诗性依旧